Skin

等你等到三十五岁

是糖,放心🍭


5


   肖战最近总是不自觉地盯着王一博看,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。


   “肖老师,你偷看我。”在补妆时,王一博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,把肖战吓得一激灵,差点把粉底抹嘴唇上了。


   “谁看你了?你长得好看还不允许看了是吧?”肖战用手肘顶了一下王一博,理直气壮地说。


    王一博看着肖战恼羞成怒的样子,在心底偷偷说:明明肖老师你最好看。


6.


  《陈情令》拍完了,大伙摆了场杀青宴。


   肖战和王一博作为主演,自然少不了被敬酒。


   喝酒对于王一博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,虽然他演的是姑苏一杯倒,可私底下却是千杯不醉小王子。


   不愧是我王一博。


   在大家喝得正嗨,群魔乱舞时 唯独肖战一人端庄雅正,含情脉脉地盯着一个啤酒瓶子。


   “战哥?”


    王一博试探性地叫了一声。


    果不其然,肖战看向王一博,先是愣了几秒,接着咧开嘴,傻里傻气地笑了。


    战哥这是醉了?还醉得不轻?


    当他把肖战连拖带拽拉回房间时,于斌还在后面大喊:“肖老师,再来一个!”


    醉酒误人是真的。


    平日里成熟稳重的肖老师化身成了小兔精,死死抱住王一博的腰,嚷嚷着不让他去洗澡。


    看着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,王一博感觉身体里有一把火,要把自己烧着。


    “你先躺着,我去洗个澡。”他试着把缠绕在腰间的手扳开,奈何那人抱得更紧了些。


    “我要跟你说个秘密。”


    “什么秘密?”王一博感受到颈侧湿热的呼吸,身体一僵。


    “我喜欢上一个人,”


    “比我小,总爱欺负我,”


    “可我还是喜欢他。”


    “他叫王一博。”


     良久,传来一声“他也喜欢你。”


7


    在酒店的白色大床上,朦胧的灯光下,王一博死死摁住肖战的手腕,吻上他的眼,他饱满的唇,他轻轻滑动的喉结,他精致的锁骨,一路下滑,去探索未知的领地。


    轻微的喘息声在空荡的房间里格外明显。


    夜还长,皆无梦。


8


    王一博和肖战总是撞衫,没人知道为什么。


    


等你等到三十五岁

灵感来自有钱哥哥的某次采访


是糖啦🍬


1


   肖战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喜欢上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。


   不过,这小屁孩还挺可爱。


2


    遇到肖战之前,王一博的脑袋里只装着三样东西:大摩托,跳舞,打游戏。


    遇到肖战之后,他的脑袋里只叫嚣着一句话:战哥再看我一眼。


3


    陈情令的娱乐节目是围观王一博打肖战。两人鸡飞狗跳的场面已经被无数手机咔嚓咔嚓地拍摄下来了,甚至做成了表情包,在群里广为流传。


    其中最受欢迎的两张是:


我王耶啵不懂什么叫做年少轻狂,我只知道胜者为王


我肖赞不懂什么叫做为老不尊,我只知道败者为寇


    大家在群里乐开了花。


    肖战也私底下问过王一博为什么天天打他。


    那小子竟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:“那样……那样战哥就会注意到我。”


    错不及防,肖战那颗沉寂多年的心突然被王甜甜狠狠地撞了一下。


    为了掩盖自己的心虚,他故意装成凶狠的样子:“王一博,你是小孩子吗?这么幼稚!”


     王一博瞄到肖战红透的耳尖,故意大声说:“魏无羡可是亲口承认自己三岁呢!”


     “王一博你长能耐了吧?!”


     “肖老师,我哪敢呐。”


      俩人又嬉闹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 剧组众人在心里叹了一口气:又开始了。


4


    王一博突然发现肖战很好看。


    他灵气逼人的眼,他嘴边的一颗小痣,他的小兔牙,他生动活泼的模样,他认真背台词的时候,都是这个夏天最美的风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根据辛老师的尼禄造的小天使,大概是在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吧♡

对不起啊老蛇,把你画得你这么受

画渣本质

小甜饼,不甜不要钱( ´・◡・`)

我绝不接受be,给自己大把大把塞糖,甜到窒息。 (〜 ̄△ ̄)〜

❤️特调处甜甜的日常❤️

①:

    夜尊最近很不开心,别人都喊他沈面,他觉得这个称呼一点也不炫酷霸气。

②:

    其实“沈面”是夜尊小名,本来只有沈巍知道的。赵云澜为了让沈巍早点融入现代社会 (其实是想天天跟沈教授煲电话粥)给他挑了一部智能手机,手把手教他用,时不时摸摸沈教授的玉手。

    “沈面?”赵云澜给手机里输电话号码时看到了这个名字,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 难道是哪个没眼力小妖精给他英俊潇洒的沈教授塞的?不行不行,偷偷删了。
   
   “你为什么要把他删了呢?”沈巍看到赵云澜差点按下删除键,好心提醒道。
  
    不得了了,沈教授竟然对这个小妖精上心了,你不要你的小澜澜了吗?赵云澜已经把醋罐子打翻了。

    “那,沈教授,这是谁啊?”赵云澜好心劝道,“唉,你这么单纯,千万可别随便乱加人,万一是个传销头子呢?”

    沈巍看他装作忧心忡忡的样子,故意试探,就是只生怕主人会被别人抢走的小猫咪,心痒痒的,像有羽毛在挠一样。

    “这是夜尊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赵云澜沉默了几秒,突然爆笑:“这小子叫这么随便的名字?”笑的他眼睛都弯成了月牙,“还是你的名字好听些,有文化。”

    “你取的,都好听。”沈巍看见他开心的样子,不知不觉嘴角微微扬起,眼里全是宠溺。

    夜尊,不,以后就是沈面了。

③:

   大庆要和大吉结婚了,特调处全员都不约而同的准备了超大分量的小鱼干。

   郭长城在送之前还有些犹豫,拉了拉楚恕之的衣角,小声问道:“楚哥,我们真的要送小鱼干吗?这可是结婚哎。”

   楚恕之故意逗逗他:“那你觉得送什么好?”

  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郭长城实在是想不出。

   楚恕之又问:“你还有多余的钱吗?”

   郭长城的工资都给了楚恕之,赵处长美曰其名是让楚恕之好好看着这孩子 ,他傻,别让别人把他的辛苦钱给骗走了。

    其实这还是楚恕之主动提出的,赵云澜听完还拍了拍楚恕之的肩膀,叹了口气,“老楚啊老楚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 郭长城还是抗议过的,但第二天就请了病假,理由是扭到腰了。

    每次向楚恕之要零花钱,要着要着就到床上了。最后总是郭长城哭喊着说不要了。

    想到这,郭长城瞬间没了底气:“楚哥,真的要送小鱼干吗?”

    楚恕之将食指屈起来,轻轻敲了敲郭长城的额头,笑着说:“两只猫,不送小鱼干送什么?”

④:

    婚礼当天,特调处众人看着两张猫走过长长的红毯,赵云澜给他们戴上了情侣款的银铃铛项圈,然后大家送礼,不出意料,全是小鱼干。

    大庆和大吉表示很感动,喵了好几声。

⑤:

   沈面被沈巍揍了,喜闻乐见。原因是扮成哥哥调戏嫂子。

⑥:

   自从沈面来了特调处,斩魂刀出现的次数越多了呢。

⑦:

   大家不得不承认,从波来了,林静有人罩了。

   祝红的白眼快翻上天了,嘟囔着:“又来一对,妈的死gay”

   汪徵和桑赞依旧每天散发着粉红泡泡。

   大庆和大吉跑出去野了。

   老李笑呵呵。

   郭长城又双叒叕请假了,楚恕之也回家照顾他去了。

   沈巍日常修理弟弟中。

   赵云澜也不得不给林静发奖金了,因为谁叫人家有了个本领厉害的男朋友。从波不知从哪弄来了个大喇叭,天天播着:“赵处,奖金。赵处,奖金。”
 

⑧:

   郭长城给沈面带了一份刀削面,没想到,沈面不仅没吃,还黑着脸嘲讽他胆子小。

   楚恕之和他差点打起来,还好郭长城拦着他腰。

⑨:

    四叔给祝红寄了一大箱子芒果,祝红一个人吃不完,于是搬来特调处大家伙一起吃。人多力量大,研究出了芒果的各种吃法,例如芒果布丁,芒果慕斯,老李做的。可是赵云澜莫名觉得很残忍,于是没有吃。沈巍也没有吃,因为赵云澜没有吃。

⑩:

     赵云澜逛超市,买了一瓶椰子芒果汁,难喝,还贵。

  

  

金钗埋雪,枯木成林

宝黛cp 薛宝钗x林黛玉

   此篇故事小生不敢杜撰,乃是家师冷子兴所著,吾整理家师遗物故所得。见起颇有几分趣意,便私自摘录下来,修缮完整。不敢大话云于世流传 ,只闺阁秘事,供大家饭后消遣消遣。若是听了甚有感触,不妨赏小生几个铜板,权当口舌之费。

    几十年前,荣宁二府皆是富贵之家,钟鸣鼎食之族。无奈世事无常,到了贾宝玉这一代,百年望族,就此败落。此间又有两位奇女子,才识心思不输于男子,又姿色绝佳,为众人称赞不止。故有钦慕二位的文人墨客,送了二位雅称,一位是“世外仙姝”,一位是“阆苑仙葩”。“世外仙姝”系林海如与贾敏之女,闺名黛玉,小字颦颦。气质美如兰,才华馥比仙。貌若西施,心似比干 ,玲珑心思,多愁善感。“阆苑仙葩”系薛家金钗,名宝钗者。宝钗生的花容月貌,体态丰腴,唇不点而红,眉不描而黛。颇有城府,为人宽厚。两位皆是贾府的亲戚,同住大观园,日日吟诗作对,扑蝶烹茶,不免生出别样的情绪来,一来二去渐渐互生情,终成磨境之好。旁人只晓得她二人是姐妹情深,却不晓是你侬我侬,“多情小姐鸳鸯”帐了。

    好景不长,贾老太太竟将宝钗许给了贾宝玉。贾宝玉也是个浑人,说什么“男人是泥做的,女儿是水做的。”爱吃丫鬟嘴上的胭脂,整日混在脂粉堆里,不学无术。宝钗嫁与他,便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何况宝钗早已心系黛玉,再无旁人。可耐不得这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只好答应了。

    黛玉听了又急又气,本就身子不好,病又加重几分,日日以泪洗面。好好个人,竟有了下世般的光景。宝钗日日来问候,俱被黛玉使人拦着了。宝钗是知道他性子,无可奈何,夜夜在窗下候着,连嫁衣都不曾做了。

    出嫁那日,人人都道这是“金玉良缘”。宝钗却是笑靥半掩强作欢,眼泪光点点,香扇遮秋眸,上了轿。黛玉伤心欲绝,病卧睡榻,咳中带血,面色苍白。他令丫鬟掩了门,佯装未曾听见外面的热闹声,又使亲近丫鬟雪雁取来与宝钗从前作的诗稿,念一句,烧一张,脸上满是悲切之情。终是倒在塌上,握着雪雁的手,连声叹道:“宝钗,宝钗,宝钗……”话未说完,已阖上了眼,向后仰去。绛珠仙子终归天。雪雁哭的像泪人一般,看破红尘,绞了青丝,一身素衣出了贾府大门,向东归去。落得个青衣灯古佛伴此生的下场。

    下人将黛玉之死告知了琏二奶奶,王熙凤是个明事理的,不想在大婚之日陶晦气,便让人压了下去,自个儿装作没事人一样。严命下人,不许透露,否则仔细了皮。红白喜事交加,贾府仿佛不见黛玉之死,只见宝玉成亲,婚事照旧
,众人欢欢喜喜,惟有黛玉那边一片哭声。

    宝钗方知黛玉之死,眼一黑 竟晕死过去。忙得众丫鬟婢子掐人中,灌参汤,花式都用了一遍,也不见转醒,急坏了众人,以为她也要随着黛玉去了。过了半日,方悠悠转醒,倚在床头,垂泪不语。众人劝了好一阵,不过是说些“人死不能复生”“你两感情深厚,但还请节哀”等劝慰之语,愈是在宝钗心头插刀了,把他一颗心伤了个遍。宝玉前来,并不知情,见了宝姐姐哭得梨花带雨,又是痴了一回。宝钗见了宝玉这般痴样,心中愈加厌恶,又想起林妹妹各处好来,便思想同他一处去了。他趁旁人不注意,取下头上金钗,向自己的颈脖刺去,口里念着:“林妹妹,我来寻你了。”顿时血流如泉涌,跌倒在地。众人一齐涌来,即使大夫来了,也是无力回天。

    喜事变丧事,贾府众人伤心欲绝,哭声震天,念宝钗与黛玉素来情深,遂将他俩埋葬在一处,在地下也好有个照应。
   
    如花美眷为谁留?佳人双双葬黄泉。

    预知下文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    
   

哈哈哈哈哈,日常皮

巍澜 糖 有车 失明黑化梗 人物归p大,occ算我的

    赵云澜又打碎了一个玻璃杯。

    他想收拾一下玻璃碎片,却被锋利的玻璃渣割伤了手,鲜血直流。
   
    仿佛自己瞎了就是个废人。

    赵云澜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
    他随意的用纸巾擦了擦手,把染成红色的纸团随手一抛,也不管嵌入肉里的细小玻璃渣。

    看来只能等沈巍回来了。

    他坐在床边等啊等,黑暗里是没有时间的,终于把自己等睡着了。

    天色昏暗,屋子里没开灯,漆黑一片。反正赵云澜已经瞎了,开了灯他也看不见。

    “咔哒”门锁响了。

    “沈巍?”赵云澜摸出镇魂枪,对着门口喊。
  
    “嗯。”沈巍平静地应了一声,把门外的大包小包都提进去。

     赵云澜失明后,沈巍不放心留他一人独自在家,极少出去。即使是不得不出门,也会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叮嘱赵云澜,要求他听见门开的时候把镇魂枪拿好,喊一句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
    沈巍一进屋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,眉头一皱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 赵云澜听到来者是沈巍,默默地把枪塞回揉成一团的被子里,笑着说:“没事,不小心被玻璃割到了,不疼。”

    沈巍直勾勾地注视着赵云澜,眼底一片炽热。

    为什么不好好爱护自己呢?

    是不是把你绑起来,只能依赖我,你才不会受伤。
   
    真想把那些看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下来。

    你只能对我笑。

    他看着赵云澜傻傻的笑容,叹了口气,满腔怒火最终也只是化作一句:“等着,我去拿医疗箱。”

    果然,无论是一万年前还是现在,自己都无法抗拒他。

    等沈巍拿完医药箱回来,赵云澜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根棒棒糖,含在嘴里,也不好好坐,瘫在床上,露出腰上一大片蜜色的肌肤。粉色的舌头与芒果味的棒棒糖纠缠在一起,时不时吮吸转动,惹得沈巍腹下一紧,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。

    偏偏赵云澜没半点自觉,还忍不住调戏自家的美人教授:“谁要是娶了沈教授可真是好福分啊。”

    赵云澜即使瞎了,也能够想像出沈巍白玉似的脸庞微微泛红,可真真算是面若桃花的天上神仙了。

    沈巍的耳朵果然红的要熟透一样,可是眼中的暗色更明显了。

    他是不是对他众多的情人也是这么油嘴滑舌?他为什么不能少招惹些花花草草?如果我早些等到他,是不是他身边只有我一个人了?

   
    小鬼王的整颗心都是黑的,灵魂也是黑的,于混沌而生,无七情六欲。直到遇见了他的心上人,才明了嗔喜哀怒,他愿用心尖上唯一的一点红念着他,一念就是一万年。

    “小巍。”那人喊着小鬼王的新名字,站在巍巍高山之上,青衫飘袂,笑颜如画。

    沈巍等了一万年,终于等到了他的心上人。

    可是他的心上人身边有了许多烂桃花,一打一打的情人,还有那个在他身边潜伏已久的祝红。
   
    “唉,疼,轻点。”赵云澜疼得嘶气。

    他那聪明的小脑袋瓜子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不过是瞎了个眼,就变的如此敏感。以前的小伤放到现在简直疼得他哭爹喊娘,倒吸冷气,连嘴里的棒棒糖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 沈巍低下头,仔仔细细地用酒精擦拭每一处,又用修长的手指操纵着镊子,夹出嵌在肉里细小的玻璃渣。

    赵云澜疼得直哼哼,像只小奶猫在打呼噜。就算这样,他依旧发挥了他流氓的本质。

    “沈教授,疼疼疼。”

    “澜澜受伤了,要沈教授亲亲才能好。”

    由于含着棒棒糖,说出的话也是模糊不清的。

    “!!!”

    突然, 沈巍放下镊子,拔出赵云澜口中的棒棒糖,亲了上去。

    赵云澜愣了一下,实在没想到沈巍今天会如此主动。但是他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既然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怎能坐怀不乱?

    赵云澜毕竟是个老司机,吻技高超,很快也给出了回应。

    屋子里只剩下暧昧的水声和微微的喘息声,粉红的气息让人的脑子都搅成了一团浆糊。

    分开时牵扯出一根银丝,好不色情。

    反正赵云澜是被美色所迷,好死不死的竟摸向沈巍的那处,还不知轻重地捏了一下。在沈巍的耳垂处轻咬一下,用被情欲浸透的沙哑声音诱惑着沈巍:“沈教授这里都湿了啊。”

    沈巍的身体里燃烧着一种叫做情欲的火,把他的眼睛都烧红了,像极了兔子宝石般的红眼睛,可惜这只小白兔上了床就成了大灰狼,把赵云澜折腾得半天下不了床。

    沈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力气却很大,不然是如何把赵云澜压在身下的?

    “赵云澜,我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。”沈巍轻轻地吻上赵云澜的眼睛。

    “那就先做呗!”

     然后沈巍干了个爽。

   
   

老妈要收手机,电子稿还没写完,只好写手稿了。

巍澜 糖 有车 失明黑化梗 人物归p大,occ算我的

    赵云澜又打碎了一个玻璃杯。

    他想收拾一下玻璃碎片,却被锋利的玻璃渣割伤了手,鲜血直流。
   
    仿佛自己瞎了就是个废人。

    赵云澜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
    他随意的用纸巾擦了擦手,把染成红色的纸团随手一抛,也不管嵌入肉里的细小玻璃渣。

    看来只能等沈巍回来了。

    他坐在床边等啊等,黑暗里是没有时间的,终于把自己等睡着了。

    天色昏暗,屋子里没开灯,漆黑一片。反正赵云澜已经瞎了,开了灯他也看不见。

    “咔哒”门锁响了。

    “沈巍?”赵云澜摸出镇魂枪,对着门口喊。
  
    “嗯。”沈巍平静地应了一声,把门外的大包小包都提进去。

     赵云澜失明后,沈巍不放心留他一人独自在家,极少出去。即使是不得不出门,也会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叮嘱赵云澜,要求他听见门开的时候把镇魂枪拿好,喊一句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
    沈巍一进屋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,眉头一皱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 赵云澜听到来者是沈巍,默默地把枪塞回揉成一团的被子里,“没事,不小心被玻璃割到了,不疼。”

    沈巍直勾勾地注视着赵云澜,眼底一片炽热。

    为什么不好好爱护自己呢?

    是不是把你绑起来,只能依赖我,你才不会受伤。
   
    真想把那些看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下来。


   
   

浓浓的求生欲( • ̀ω•́ )✧